《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夜開花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  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新書《劍公子》開張(19-09-13)      完本說(19-09-13)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大結局(19-09-13)     

第一千零四十章 躲不過的現在


  姜小白想著反正有十年的時間相處,不能操之過急,暫時不能表現得太過熟絡,要不然風言的自尊心會受到打擊,隨時都有可能翻臉,應該嘗試著讓他慢慢接受他們,所以刻意跟他保持了一點距離。
  但風語和雨晴卻不管這些,一點都不客氣,就坐到了風言的桌子旁,一人坐一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風言只能假裝聽不見,一言不發,自顧喝酒。
  吃完飯,眾人又等了半天,幾乎把整個酒樓的所有酒菜都打包完了,布休甚至把隔壁幾個酒樓一掃而光,連包子饅頭都不放過,畢竟他們在茫茫星空里來回待上二十年,補給一定要充足。
  對于風言來說,二十年不吃不喝也無所謂,但幾個女人卻是不行,但這種補給的感覺對他來說,卻是非常熟悉,每次他們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都會這樣干,從當年和姜小白去參加無生海狩獵大會,路上他們就購買了無數煎餅,也正因為那些煎餅,讓他們養活了七國總盟上百號的人。不知為何,這種熟悉的感覺,讓他的心里覺得特別溫馨,只是他不愿承認。
  一直忙到天黑,眾人終于上路了,曇花仙子告訴姜小白,路很簡單,朝著北極星的方向一直飛下去就行了。
  風語雨晴和芊如瑯月因為修為太低,茫茫星空中又沒有空氣,時間久了根本受不了,而且她們飛得實在太慢了,按照她的速度飛過去,一百年也到不了,所以剛離開這顆星球,姜小白就把他們收進了私空間。
  飛了大約十多天,見沒有人飛上來,姜小白便讓達摩和十八羅漢回去了。
  茫茫星空中又剩下他們六個人,又是那種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味道。
  起初他們都有一些不適應,但隨著時間一天天地過去,布休是個憋不住的人,首先就放開了,畢竟是十年時間,如果不聊天的話,能把人憋死。但風言卻不想跟他聊,始終跟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布休追不上他,只能干著急,一肚子氣的話說不出口。
  風言不想跟他們說話,只是因為前世的羈絆,雖然他故意疏遠姜小白幾人,但這幾人畢竟是他熟悉的人,如果他真的只記得前世,不記得今世,哪怕十年一句話不說,他也覺得無所謂,可惜他們實在太熟悉了,看他們聊得歡快,心里忽地竟有一些失落,總感覺缺少了一點什么。一個人不管長得有多大,活得有多久,心里總是藏著最純真的童心,這種感覺就好像小時候一起玩的小伙伴,忽然不跟你玩了,人家幾人在踢毽子,捉迷藏,而他只能在一旁默默看著。
  這世間最可怕的東西,其實就是孤獨,所以花紫紫服下化石圣露,每個人都覺得恐怖,其實風言也不例外,眼看在茫茫星空中飛了一年了,心中空虛無比,又不能修煉,又不能說話,感覺跟服下化石圣露沒什么區別,就一個人孤獨地飛著。
  因為孤獨,所以心里難免會胡思亂想,他也會把他的前世今世在心里來回對比,說心里話,雖然這輩子只活了幾十年,但說實在的,還是這輩子活得開心充足,腦海里翻來覆去想的,也總是這輩子的事情,想到清涼城,他跟姜小白偷雞摸狗,想到他們去逛窯子,因為沒有錢被人家趕出來的情景,他也會啞然失笑,那種感覺就像是坐了一場有趣的夢,醒來依然回味無窮。
  只是上輩子對他的影響實在太深了,讓他實在無法釋懷,去跟仇人親近,去跟自己曾經最深愛的女人以兄妹相稱,對他來說,這是一種折磨。
  飛得時間久了,他的腦子也有點麻木了,完全是放空狀態,這時忽聽后面的查理大叫一聲:“風言”
  他想都沒想,下意識地轉頭回了一句:“叫我干嘛?”說完才知口氣不對,又臉色一冷,補充一句道:“叫什么叫?”
  查理道:“布休看到邊上有一顆星球,上面有山有水,我們是不是應該上去歇息一下啊?”
  風言冷冷道:“有什么好歇的?趕路!”
  查理道:“但你妹妹和雨晴也要出來透透氣啊,他們都關了一年了,已經開始說胡話了,我感覺她們就要憋瘋了!”
  風言想說,瘋了就算!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便不再說話。
  查理叫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那我們要改變方向了!”
  風言冷冷道:“我在這里等你們!”
  查理道:“你不怕我們跑掉嗎?我們現在是你的人質啊,你要看著我們啊!”
  這句話聽得風言哭笑不得,這世上哪有這樣的人質?沒有一點做人質的覺悟,讓他這個綁匪有些汗顏。對于姜小白和布休,他心里是信任的,知道他們不會逃跑,但對于佛主和二郎真君,他一點都不信任,那兩個家伙絕不是好人,特別是二郎真君,一肚子壞水,這種印象已經根深蒂固地烙在他的心里,所以現在他的心里有點糾結,雖然理智告訴他,這兩個人不會跑,但直覺告訴他,這兩個家伙靠不住,他們若是離開他的視線,他心里不踏實,便道:“那帶路!”
  布休便帶著他們向他看到的那顆星球飛去。
  大約飛了一天功夫,終于到了那顆有山有水的星球,布休就瞅準一個湖,在湖邊落了下來,湖邊是一片草場,此時綠意盎然,不遠處有山,層巒疊嶂,郁郁蔥蔥。
  風言始終離他們有十幾丈遠,這時望著湖面,淡淡道:“你們快點!”
  姜小白便把幾個女人煞了出來,這幾個女人真的憋得太久了,一看此番美景,忍不住歡聲雀躍,范思離就問王青虎:“我們到了嗎?”
  王青虎搖了搖頭,道:“還早著呢,先歇息一下!”
  姜小白轉頭道:“靜儒,你去山里看看有沒有野味,有的話就打點過來,給她們改善一下伙食,這段時間都是吃冷酒冷菜,肯定吃膩了!”
  芊如忙道:“對對對,吃得我想吐了!”
  陳靜儒便應了一聲,瑯月和芊如也要去,三人便一頭扎進了大山深處,其它人就在湖邊坐了下來。
  風語見風言站在不遠處,就準備過去跟他說話,姜小白卻拉住了她,順便向雨晴遞了個眼色,雨晴會意,便向風言走去。
  風言耳目何其靈敏,雖然他依舊看著湖面,但聽腳步聲,就知道是雨晴過來了,說心里話,他現在心里害怕兩個人,一個是風語,還有一個就是雨晴,他不想她過來,但又不好像小孩子一樣跑開,就假裝沒看到。
  雨晴走到風言身邊,并沒有說話,跟他一樣,也是望著湖面怔怔發呆,許久許久,倒讓風言有些不知所措。
  很多時候,幾個女人都是待在范思離的私空間里,因為范思離跟他們修為相當,但范思離跟他們幾個男人在一起,除了跟王青虎說幾句話外,也會覺得無聊,就想找幾個女人說話,姜小白便會把她們都收進自己的私空間,剛剛雨晴就是待在他的私空間里,姜小白告訴她,現在風言變了,風言的內心也是痛苦的,就算他會轉變,也需要一個轉變的過程,你不要急功近利,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要不然只會適得其反,令風言生厭,畢竟前世的凰沐在他的心目中占據了很大的位置,讓你一下替代,肯定接受不了,你要嘗試著慢慢進入他的內心。
  其實他們都知道,姜小白是個鋼鐵直男,對于男歡女愛的事并不精通,但雨晴還是相信了他的話,所以沒有再哭著鬧著讓風言承認他們之間的愛。
  過了許多,雨晴才轉頭看著風言,笑著道:“喂!”
  既不叫他風言,也不叫他天爭,讓風言頗感意外,轉頭看了他一眼。
  雨晴笑道:“反正閑著也沒事,要不我們坐下聊聊吧?就算你不再愛我,但你也不可能恨我,就當是陌生人,行嗎?”
  這話讓風言不好拒絕,怔道:“你說!”
  

snaptime:2020-05-26 21:03:23  .exectime:0.040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