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作者:圈紋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  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116(19-10-13)      115(19-10-13)      114(19-10-13)     

116

慕容家族大‘門’之前,修斯神情冷卓,心頭似是在尋思些什么,幾日前慕容墜曾與自己說過到這慕容家族來找他。
  在朝歌城內,出了穆霜等人,只怕也就是這慕容墜自己最為熟悉,雖然與慕容墜的關系算不上與姬發的好,但總歸還是可以稱之為朋友之類。
  不過,對于慕容墜在慕容家族的地位修斯卻一無所知,此刻正暗自猶豫之際卻只見那慕容家族大‘門’前這時候竟是走出來一身著‘艷’紅衣裝的‘女’子,‘女’子面相生的俏麗,然而在那粉黛的之下卻是顯得極為別扭。
  修斯只是冷冷地看了那此刻走出來的‘女’子,心頭并無做想,正想逆著‘女’子方向走入慕容家族大‘門’,怎想那‘女’子眉目卻是微微一皺,看了看眼前的男子,稍加尋思便是說道。
  “你是何人?到我慕容家族有事?”
  那‘女’子此刻淡淡地看著修斯問道。
  修斯略微愣了愣,方才在這‘女’子一出現之際自己便是一眼望穿了眼前粉黛‘女’子的修為,劍宗中格巔峰修為,修斯心頭也不為在意,只是看了看身邊見沒有他人正想要說話怎想那‘女’子見修斯猶豫觀望周圍心頭不由微微有些不滿,當即便是搶先了修斯說道。
  “問你呢?你究竟是何人?來我們慕容家族做什么?似乎從來沒有見過你。”
  ‘女’子微微有些怒意看著修斯就是說道,而此刻說話之際目光也在修斯身上再次的打量了一下。
  修斯一聽‘女’子態度,眉頭微蹙,可稍縱即逝,面前笑了笑說道。
  “姑娘,我是慕容墜的朋友,不知道慕容墜現在可在府上?”
  修斯言語表現的很是客氣,畢竟在‘女’子態度這件事情上,修斯并沒有什么心思計較。
  可是修斯退讓幾分,那‘女’子卻是有些不依不饒了,而且眼前這‘女’子見修斯說是慕容墜的朋友神情顯然是有些不善,此刻看向修斯的神情竟是如同看向仇敵一般,周身氣勢也是在暗暗微妙地變化著。
  “你是慕容墜那東西的朋友?”
  ‘女’子此刻聲音有些冷淡了起來,看著修斯警惕地說道。
  修斯一聽神情就是一凜,什么叫慕容墜那東西?修斯心頭尋思了起來,隱隱有了些許想法。
  “這位姑娘,我不明白你是何意思?”
  修斯表情依舊表現的很是平靜,心頭卻是依舊在尋思這這‘女’子剛才的那句話,難道慕容墜在慕容家族的地位并不高?
  “哼,你還不知道吧?慕容墜不過是我們慕容家族的恥辱罷了?你是慕容墜的朋友可見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女’子神情之中很是不屑,眼中的修斯雖然生得很是俊逸,但是這絲毫不影響她對修斯的評價,只要與慕容墜掛上關系的人就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修斯一聽這話竟然是直接關系到了自己身上,面‘色’微微一沉,然而此刻的修斯并沒有發作,畢竟,眼前的‘女’子是慕容家族的人,背后有著一個龐大的家族體系的背景,而且自己的絲毫舉動只怕對于慕容墜也會產生影響,況且就目前這個‘女’子的言語來看,這慕容墜似乎在慕容家族的地位并不高,如此一來一旦自己惹出了什么事情對于慕容墜后果可能不可預料。
  修斯心頭尋思周到完畢,看了看‘女’子,雖然舉動之中沒有什么異樣,但是眼神之中此刻卻還是表現出了些許的不滿。
  “姑娘,說話請自重。”
  修斯言語之下卻還是有所不滿。
  這個時候修斯是懶得看眼前的‘女’子,只是看看慕容家族的大‘門’,心頭念頭一動,隨即神情微微笑了笑,身子微微退了退,與慕容家族大‘門’拉開了一段距離。
  而這個時候在慕容家族內郁悶慕容雨煙兩人斗法的慕容墜心頭卻是微微一動,隨即便是傳來一段話語。
  “我已經到了,在慕容家族大‘門’前。”
  “修斯。”
  慕容墜面‘色’微微有些驚喜,有些驚喜的自語道。
  “小墜哥哥,你剛才在說什么?”
  對面的慕容雨煙見此刻慕容墜有些走神,喃喃自語,不由俏臉微微一愣,柔聲問道。
  “哦,我以前與你說起的一個朋友到了,現在就在慕容家族的大‘門’前。”
  慕容墜對于修斯的事情與慕容雨煙曾經卻是說過,見慕容雨煙問道,便是回答道。
  慕容雨煙神情微微一愣。
  “就是你前幾日提到的那個人么?”
  慕容雨煙再次問道,對于這個慕容墜提及的人慕容雨心頭也是極為的好奇,聽慕容墜說過,此人一身擁有多種修煉之術。
  “不錯,雨煙你在這自行修煉,我去去就來。”
  慕容墜說著便是離去。
  ‘門’口,那紅衣‘女’子瞪著眼前的修斯,心頭更是不爽,但見對面的修斯此刻竟是搭理都沒有搭理自己‘女’子神‘色’一怒。
  “對于你們這樣的人休想踏入我慕容家族的大‘門’,省的影響到了我們慕容家族的名聲。”
  修斯雖然聽著這‘女’子的話音心頭很是不爽,然而,基于慕容墜的原因,現在修斯只能夠極力忍著。
  “你若還不離開休怪我不給情面了。”
  見修斯如此對自己無視,‘女’子心頭哪里能夠忍受,只待說完這句話就要動手。
  “哼,慕容家族有你這種人何謂大家族之風?只怕也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不過,相比較你口口聲聲的那個慕容墜什么東西來的,你連他一星半點的風度都比不上。”
  雖然慕容墜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有些懶散無賴,可是修斯從來沒有這般真正的認定了慕容墜的為人,就如同近日來見到的穆霜與南宮雪,這兩‘女’子當初在東陵學院不都是冰雪美人,但是兩年之后一切原來都只不過是她們為了某些原因而可以裝出來的罷了。
  修斯此話一出,那‘女’子是再也忍受不住修斯的無視與言語攻擊,當下周身銀白‘色’的斗氣大盛,一道銀光急閃,竟是沒有施展任何斗術的情況下想要憑借自身的斗氣修為與對面的修斯硬拼。
  然而修斯眼見著那道銀光閃到身前,表情極為的淡定,絲毫不為所動。
  瞬刻之下只聞得破空之聲就此傳來,一股霸道的力量竟是細想自己丹田位置。
  修斯心頭不由一冷,暗想這‘女’子竟是如此手辣,竟然出手便是朝著修煉者的重點位置攻擊,這一擊若是換做他人只怕輕者也是修為盡廢,重者則會立馬殞命不假。
  但是只聽得修斯冷哼了一聲,身子沒有絲毫的躲避,竟是直直的站在了原地。
  “砰。”
  只聽得一聲巨響傳來,那‘女’子霸道的一拳竟是直直的擊在了修斯的丹田之位。
  “找死,敢在我慕容家族動土。”
  那‘女’子見如此容易就是擊中了修斯,這刻竟是極為不屑地說道。
  然而,這話音剛落就是聽得修斯似笑非笑的聲音傳來。
  “就這點力量?你們慕容家族教出來的就這點能耐?你的修為竟是連慕容墜都比不上?”
  修斯一連串的強烈質疑,其中包含著無限的諷刺嘲笑。
  那‘女’子還沒有完全展開來的不屑表情這時候不由就是一滯,看了看眼前的修斯,不但沒有被因為自己霸道一擊而震退開去,竟是面不改‘色’神情依舊的輕松看著自己如是說道。
  ‘女’子不由面‘色’一變,“怎么可能?擊中丹田居然沒有半點異樣?”
  ‘女’子心頭震驚不已,目光此刻竟是慌‘亂’地看向了自己拳頭不為,不由面‘色’更是一白。
  只見,自己那迅猛一拳明顯是擊中了修斯的丹田,但是此刻從拳頭傳來的感覺卻猶如擊中泥潭一般受不著絲毫的力道,而且,這時候修斯丹田不為卻在發現的極為詭異變化,只見那丹田不為竟是化作了兩道一剛一柔的力道相互的吞吐旋繞著,而就是這兩股相互吞吐的力量這才使得自己剛才那迅猛一拳猶如落入了泥潭之中一般。
  ‘女’子心頭震驚萬分,不過心念倒是思轉的極為快速,當下便是做出了判斷,想要立馬將此刻擊出去的拳頭收回來,可是這手剛一用力只見她面‘色’煞白不已。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么?”
  ‘女’子此刻哪里還有剛才囂張氣焰,只覺得那陷入泥潭般的拳頭這時候竟是怎么‘抽’也是‘抽’不出去,被那兩道力量死死的纏繞在了其中,而且她還能夠明顯的察覺到自身斗氣居然在不受自己控制的往外流失著。
  修斯并不像多惹是非,只是想要給這‘女’子一個教訓罷了,而且,此刻自己稍稍教訓這個‘女’子多少也是在給慕容墜送去一個人情罷了。
  “哼,多行不義必自斃,雖然我不清楚慕容墜在你們家究竟是何種地位?但是往后你們若是敢對慕容墜不敬或者是處處刁難那么休怪我無情。”
  修斯面若神水寒潭一般,此刻看不出半點‘波’瀾,雖然這聲音在‘女’子心頭腦中傳遍但是對面的修斯卻并沒有張嘴閉嘴之舉,此番現象更是令‘女’子心頭詫異萬分,這時候那抹上粉黛的俏臉已然是慘白不已。
  “你”
  ‘女’子正要說話之際,不由神情就是一愣,身子突然之間就是往后猛地退去,竟是被一股無形的反沖之力震開,力量雖強,但是那股力道卻極為怪異沒有對‘女’子造成絲毫的傷害。
  現在的情況顯然是修斯已經放過了眼前的‘女’子,并沒有繼續追究下去。
  修斯面‘色’此刻稍稍有些表情,目光轉向了慕容家族的大‘門’深處,嘴角微微一咧。
  “不是讓你不要使用武道修為嗎?”
  而就在這刻,修斯心頭傳來了天瞑不滿地聲音。
  修斯嘴角微微苦笑,心頭也是笑著說道。
  “這是送個人情,況且,剛在雖然使用了‘陰’陽法訣的修為,但是我在刻意壓制著,相信不會造成什么影響。”
  “可是對面那個‘女’人會傳出去的。”
  天瞑又是質問道。
  “哼,以她現在的能力還不能夠理解武道修為,可就算是傳到了他人耳中卻是如何?當年我在鄧地使用的力量只怕是鄧地的幾大家族都已經全然知曉,既然事情從兩年前到了現在,若非是你一再叮囑,我修斯豈會如此隱藏,況且,這個大陸原本就是屬于武道修煉者的大陸,你讓我出了玄‘陰’谷界恐怕不僅僅是幫你找到你當年封印的‘肉’體那么簡單吧,你敢說你沒有想要將這個武道凋零的大陸重新煥發新生?”
  修斯此刻的每一句話都在沖擊這天瞑,而此刻的天瞑卻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是在對于修斯這番話采取了一種默認的做法,沒有以往的辯駁。
  修斯察覺天瞑沒有反應,也是沒有怎的在意,神情微微一笑,看了看那神情此刻依舊慘白的‘女’子,再次轉向了大‘門’之處,不由神情微微一樣。
  “慕容墜。”
  修斯笑著看著走出來之人喊道。
  走出來的正是在聽到修斯心神之意的慕容墜,只見慕容墜也是面帶欣喜之‘色’,然而在踏出大‘門’之刻卻是見到那紅衣‘女’子,神情立馬便是垮了下來,但見著‘女’子看向修斯的神情以及‘女’子此刻姿態,慕容墜略微看了看對面的修斯,心頭這刻似是明白了什么。
  “沒想到你今日來了,我本來還想著你是不是還要讓我去穆家請你你才肯過來。”
  慕容墜懶得理會那紅衣‘女’子,徑直朝著修斯走了過去,笑著說道。
  “呵呵,本來打算前段時間就會離開朝歌的,但是最近有些事情所以在朝歌會待上一段時間,最近閑來無事就來看看你便是,你我當初在東陵雖然同為舍友但卻并無過多‘交’流,如今你我便要好好彌補回來才是,這樣你們二人才算的上是真正的朋友。”
  修斯呵呵笑著說道,眼角余光卻是掃了一眼那紅衣‘女’子的神情。
  慕容墜聽修斯這話,現實愣神良久,他顯然是聽出了修斯此話中是有另外一層意思,隨即便是微微瞥眼看了看那紅衣‘女’子,心頭急思,沒有說話。
  “你可不夠朋友,我在這慕容家族的大‘門’前站了這么久,好不容易見到了你,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snaptime:2019-10-14 02:18:37  .exectime:0.092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