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作者:無語的命運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  大明鐵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明鐵骨最新章節第655章 老祖宗(19-12-08)      第654章 綁架(19-12-08)      第653章 父子情深(19-12-08)     

第495章 決定

不是警示,而是提醒!
  盡管只是一場夢,但是這場夢卻讓朱明忠想了很多。看.毛.線.中.文.網
  在夢中之所以會看到一個落后的未來,其實恰恰就是他一直以來所擔心,隨著人類現代文明的起源地向大明的轉移,與歐洲各國在工業革命后接連遭遇的戰爭以及國家間激烈的競爭不同。
  在大明以及諸夏之間,卻沒有這樣激烈的競爭。沒有了國家間的激烈競爭,技術的進步是緩慢的,甚至是滯后。就像另一個時空中的英國一樣,即便是有著國家間的激烈的競爭,但是在第二工業革命中他們卻陷入了衰退,當后起的國家采用新技術和新設備時,英國還在使用舊機器設備。在資本家看來,拆毀舊的還可以繼續使用的機器設備,換上新的機器設備是不劃算的,這就阻礙了英國工業的進步。
  就一定程度上來說,這也正是朱明忠所擔心——競爭的淡化,讓科學家和資本家都失去了進步的動力,而這將會導致夢變成現實,而這恰恰是朱明忠所不能接受的,畢竟,現在他的推動下,華夏文明已經提前了百年進入了工業革命。
  可,怎么辦呢?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在夢中的遭遇總是有一些記憶的碎片凌亂的出現在朱明忠的眼前,似乎總是在那里提醒著他,提醒著他有關未來的另一種可能。
  而這種可能卻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也正因如此,朱明忠才會來到大名鼎鼎的清河書院,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此時的清河書院可以說得上是大明的學術中心,當然這個學術中心所研究的并不是儒學,事實上,儒學早已經被劃分到哲學的范疇內。
  即便是最頑固的儒家學者,在朝廷全力推廣實學的三十年后,也非常清楚儒學已經成為昨天的文章,甚至就連同作為儒學發展的實學,也被諸多現代學科所取代,在一定程度上,即便是實學,也僅僅只是修身養性的哲學。
  其實,在過去的三十年間,朱明忠一直在通過設立社學、縣學、府學的方式,推行具有17世紀特色的義務教育,而包括清河書院在內的各地書院,則是這個體系中的高等教育。
  來到清河書院的時候,朱明忠徑直去了“產業展覽館”,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里是大明最全面的技術展覽館,從這里可以一窺大明科技的全貌,即便是其它書院的發明不會放到這里進行展示,但至少可以從側面了解一下這個時代的大明,究竟走到了那一步。
  從進入展覽館的那一刻起,朱明忠就和其它的游客以及參觀者并沒有任何區別,他就像是一個來自己偏遠地區老人一樣,有時候會在某一臺蒸汽機的前面沉思良久。
  經過二十年的不斷改進,蒸汽機早已經發展的極為成熟,而在展覽館中,不僅可以看到最初的原始而簡陋的蒸汽機,同樣也可以看到最新式的高壓蒸汽機以及多脹式蒸汽機。
  “多脹式蒸汽機……嗯,在另一個時空應該是1860年左右的發明,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差不多應該等到1870年前后才被應用于在船上……”
  回憶著曾經看過的資料,朱明忠看到一旁這個三脹式蒸汽機模型的一旁,有一張油畫,那是韓國的“望鄉號”快速蒸汽船,一艘時速15節的4500噸的鐵木結構快船,是老六的韓國首先應用了這種技術。
  “嗯……”
  抿了下嘴唇,朱明忠默默的點了下頭,或許是因為他的教導,孩子們都非常關心科學,甚至在孩子們中間,有好幾個更愿意做個科學家,而不是國君的。
  “也不知道,其它各國有沒有跟進……”
  朱明忠自言自語道。
  然后他半閉著眼睛,核計著蒸汽的效率,作為一個工科男,他清楚的記得,在另一個時空,初期蒸汽機的蒸汽壓力僅為011~013兆帕,19世紀初才達到035~07兆帕,20世紀20年代曾用到6~10兆帕。在蒸汽溫度上,19世紀末還不超過250c,而到20世紀30年代曾用到450~480c。
  “剛剛突破2兆帕,這樣看來,現在蒸汽機的技術水平,差不多是19世紀60年代的水平,這一塊的技術進步倒是挺快的……”
  對比著蒸汽機壓力、轉速,朱明忠在心里自言自語道。不過他很清楚,這種技術進步,在某種程度上與他的拔苗助長有很大的關系,在蒸汽機開始投入使用的最初的幾年間,他曾多次點撥過,其實就是將一些關鍵的技術構思告訴研究人員,從而推動了大明蒸汽機的技術發展。
  從蒸汽機到紡織機,再到車床、到銑床……在展覽館內,朱明忠呆了差不整整一天。在這里他真正第一次靜下來心里,去看待這個時代的科技,呈現在他眼前是一個剛剛拉開序幕的時代——蒸汽機為大明的工業提供了強大的動力,各種由動力驅動的產業機械——紡紗機、織布機、機床等如雨后春筍一般的相繼發明出來。
  雖然在朱明忠看來,許多機械設備看起來極為簡陋甚至可以說極為原始,但是這些原始的機械,其實正是工業革命正在不斷推進的證明。
  蒸汽機——皮帶——天軸——皮帶——生產機械……
  這是正是另一個時空中,工業革命的發展方向,也正是工業革命徹底改變了世界,改變了人類文明。
  從蒸汽機到內燃機、電機,然后……
  在離開了展覽館之后,朱明忠靜靜的坐在書院的池塘邊,就那么閉著眼睛,回憶著人類科學文明的發展歷程。
  “現在的大明,整體上差不多相當于19世紀30年代的技術水平,偶爾也有領先,但是整體的理論基礎差不多是18世紀中期的水平……”
  可是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
  再一次浮現出那個夢境里看到的,浮現在那里看到一幕幕,朱明忠想了很多,最終所的問題都回歸于一個問題上——競爭。
  “競爭……”
  念叨著這兩個字,朱明忠沉默了很長時間。
  在清河書院呆了一天,朱明忠并沒有得到答案,甚至心情比來之前還要沉悶一些,在來書院之前,他曾試圖在這里得到一些答案,但是來到書院之后,非但沒有找到答案,甚至加重了他的憂慮。
  一邊是遠遠領先于時代的機械技術水平,而另一邊是相對滯后的基礎理論科學。
  在后世上學的時候,朱明忠和許多那個時代的大學生一樣,只是學習教學范圍內的東西,他學的是機械制造,自然的對機械制造更為精通一些,對冶金等材料工程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對于基礎科學理論,卻并沒有太多的涉獵,――呃,盡管他在數理化方面的學識不差,但是對于許多基礎性的理論知識卻并沒有太多的涉獵,盡管來自未來的他,是站在人類幾百年的科學積累上,但是對于許多基礎理論學識,大多數人都是一知半解的,甚至根本就不曾了解過。
  不過,即便是如此,許多只知皮毛的理論基礎,對于這個時代的學者而言,無疑也是極為重要的啟示。
  也許,應該留下來一些什么!
  想到這,朱明忠的臉色頓時有了些異樣的變化。
  如果利用好了,這可是個超級金手指啊!
  就像微積分,整個十八世紀,微積分的基礎是混亂和不清楚的,不過即便是如此在前人工作的基礎上,這門學科仍然在得到了完善,如果能夠把自己掌握的知識,系統的整理出來,或許那些知識只是一些皮毛,但是在牛頓等那樣的學者大師得知了,或許真的可以加快推動基礎理論的發展。
  當然,還有其它的知識。
  猛的站起身來,在這一瞬間,朱明忠似乎找到了自己接下來應該做的事情,作為皇帝,他自認為自己做的還算不錯,不僅徹度改變了大明的命運,而且建立起了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帝國,但是在另一方面,似乎自己應該再做些什么。
  “或許沒有太過激烈的競爭,但是至少,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引導未來的發展……”
  就這么做出這個決定之后,朱明忠離開了書院,再次回到皇宮之后,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年青時一樣,整個人都充滿了斗志,幾乎每天都會伏首于案前,在那里憑著記憶回憶著自己所學習過的內容。
  這還是第一次,朱明忠系統的整理自己所學習過的內容,許多凌亂的、分散的知識,在不斷的整理中,被回憶了出來。
  “父皇這些天一直呆在書房?”
  處理完手頭的事務之后,從女官的口中得知這個消息時,朱和嘉的眉頭皺了皺,已經年過三十年他,早就退去了當初身上的稚氣,整個人都顯得極為沉穩。
  “是的,太子,這陣子陛下幾乎很少從書房出來,即便是用膳,也是讓人送進御書房,偶爾的還會傳詔書院里的博士過去。”
  女官垂首輕語道,然后又特意補充道。
  “另外,陛下還下令在宮中另外營建一處保險庫……”
  父皇這是怎么了?
  朱和嘉不禁有些疑惑了,盡管這兩年他越來越多的履行監國之職,可是他知道,父皇在一直看著他。
  有時候,難免他會出一些錯,但是,父皇卻很少會提醒他,只是等到錯誤顯現出來,甚至等到他去補救的時候,才會隨意的問一下。似乎,對于父皇而言,他更愿意作一個旁觀者。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成長。
  但是那個時候,父皇至少在那里看著,那里像現在這樣,根本就不聞不問。
  “知道保險庫是建在什么地方嗎?”
  皇宮內有多個保險庫,里面存放著大量的珍貴字畫、古物,當然還有大量的金銀珍寶,這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甚至在皇宮里還有一個面積不菲的皇家的私庫,其中存放著數百萬兩黃金,盡管黃金并不是大明的法定貨幣,可是皇家仍然大量存放黃金,這些硬通貨都是為了應對將來的不時之需。
  當然,皇家在銀行里同樣存放了大筆的現款,甚至皇家還擁有自己的銀行。這也使得宮內并不需要大型的金庫,可是父皇現在的舉動,讓朱和嘉感覺有些匪夷所思,畢竟,宮里并不差一個保險庫。
  難道說,父皇還有什么私房錢?
  在心里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朱和嘉差點沒笑出聲來,或許對于過去的皇帝來說,皇帝富有四海是虛,可是現在的皇家在父皇的操持下,可是真正做到了富有四海,每年皇家投資的各種收益不下數千萬兩,在這種情況下,又豈需要什么私房錢。
  既然沒有,那為什么還需要另建保險庫?
  “回殿下,就在內苑御書房。”
  什么!
  朱和嘉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內苑御書房不同這間御書房,這間御書房是皇上接見大臣的地方,而內苑御書房那可是父皇的私人書房,父皇在那里修建保險庫,真的是……讓人想不通啊!
  在那種地方修建保險庫本身就是有些匪夷所思。
  幾天后,當朱和嘉詔見皇家營造處的負責人時,在得知了皇宮內營建的保險庫面積時,更是疑惑了起來。
  這些年他發現自己似乎并不怎么了解父皇,就像現在。他根本就不知道父皇為什么要在那里修建一個保險庫,而且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
  “父皇準備做什么?”
  緊皺著眉頭,朱和嘉的心底浮現出各種各樣的念頭,但是,最后這些念頭卻都被他自己給推翻了。
  至少有那么一瞬間他想要去當面問一下父皇。問問父皇到底為什么要在那里修建一座保險庫。
  但是這個念頭也是一閃而逝。現在履行著監國責任的他。似乎并不應該把精力放在這種小事上面,可是人總是會有一些好奇心。
  尤其是對于他來說更是如此,畢竟一直以來他最崇拜的就是父皇。父皇的一些異樣的舉動難免會讓他有些好奇,而這種好奇心一旦生出,一時間總是無法控制的……
  

snaptime:2020-05-26 19:36:18  .exectime:0.239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