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侯》全文閱讀

作者:希行  第一侯最新章節  第一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第一侯最新章節第四十二章 李明樓在看什么(19-10-12)      第四十一章 武鴉兒在做什么(19-10-12)      第四十章 李明華的江陵府(19-10-12)     

第四十二章 李明樓在看什么

李明樓的信才送走四五天,武鴉兒的信就到了。
  “算起來,應該是小姐寫信的同時。”姜名拎著大包袱,用力的抖,“又是皮毛?這還沒入秋呢。”
  元吉板著臉:“打開查查。”
  姜名抖著包袱遲疑一下:“我也查嗎?”
  武鴉兒送來的東西,是直接到到李明樓跟前,由方二經手看一下就可以了。
  元吉道:“現在河北道收復,京城收復,大小姐的安全至關重要。”
  如果大小姐有意外,武鴉兒就能一人得兩地,直接跑來接手了。
  關系越親密的,越是能獲利最大的,越是最危險的。
  姜名慚愧:“小姐沒有被迷惑,我反而先放松了警惕,我的本能已經退化了。”
  他將包袱抖開,拿出皮裘一根根毛發都仔細的查......
  元吉翻看信件,信沒什么,薄薄一封,他嗅了嗅,沒有毒。
  “這是,畫筒?”方二蹲在一旁指著皮裘里滾出來的長筒。
  姜名打開果然是畫,笑道:“河北道有錢啊,看來武都督得了不少好東西,不用自己做狗做香,開始送文雅的書畫......”
  他說著展開了畫軸,聲音戛然而止,低下頭俯看,元吉方二也盯著這畫像停下動作和說話。
  畫軸上一群或者坐或者站或者握著刀或者彎弓射箭的男人們也回看他們。
  “什么啊.....”姜名道,“還不如送狗和香呢。”
  至少木狗可以扔著玩,香可以讓小姐砸著玩,一群男人的畫像能干什么?長的還都丑......
  海棠宮里燈火明亮,李明樓看看手里的信,又看看被懸掛起來的畫,她臉上的笑從聽到武鴉兒來信后就沒有停過。
  “說是河北道收復,將士們得以喘息片刻,軍營里將士們寫家書,為了讓親人看到他們的樣子,便尋了很多畫師來給他們畫像。”她說道,拿著信對元吉等人晃了晃,笑從眼睛里像星光般跌落,“是受了我的啟發哦。”
  元吉姜名擠出笑,啟發就啟發唄,往他們這里送畫像做什么!
  李明樓一手提裙一手捏著信站在畫像前好奇的端詳:“這個就是梁振嗎?看起來還挺威武的。”
  元吉瞥了眼,道:“畫的不像,梁振哪有這樣。”
  李明樓笑了,又指著一個:“看,這個是王大將,穿上鎧甲是這樣的啊,以前都沒見他穿過。”
  王力來這里是作為信使,見到李明樓都卸甲不帶兵器。
  姜名捻須搖頭:“這畫師真不行,諂媚,人都畫的太夸張了,王力干癟瘦子哪有這么雄壯。”
  李明樓哈哈笑。
  看,小姐笑的多開心,姜名繼續搖頭讓小姐開心:“跟咱們的畫像一比,他們那里的畫師是三歲小兒吧。”
  李明樓笑著看畫像:“沒有那么糟,你們看.....”
  她的視線掃過擠滿畫面的男人,落在正中那個坐在椅子上不穿兵甲素衣的人身上,他的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視線也穿過眾人落在她的身上。
  “.....武鴉兒畫的挺好看。”她抿嘴一笑說道。
  元吉姜名齊聲道:“就是因為畫的太好看了。”
  武鴉兒哪有這么好看!這畫師不行!失真!夸大!好差勁!
  李明樓笑著收回視線,看著他們:“好啦,別笑人家這個啦,這么倉促,將士們又多,哪有那么多技藝精湛的畫師可用啊。”
  元吉姜名立刻點頭應聲是。
  “要不我們送他們幾個畫師?”姜名更是主動建議。
  元吉斜眼看他,道:“這樣不好吧,好像咱們嫌棄人家的畫。”
  李明樓笑著搖頭:“不用,他們用的畫師跟我的需求不同,那么多人畫的要快,形似神似都不重要,只要有個大概的樣子就行,家人想看的不是像不像,他們心里都有親人的模樣。”
  元吉姜名道:“小姐說得對。”
  李明樓低頭看信微微一笑:“原來他這一段在忙這個,都顧不得給我回信。”
  元吉才松弛的臉頓時又繃緊。
  “小姐。”他道,“你也好多事要忙,我們先把東西收拾下去了。”
  李明樓點頭說聲好,走回桌案前。
  元吉忙對姜名使個眼色,姜名領會跟上他,先一起先去抬畫架.....
  “那個放這里吧。”李明樓看到了忙道,指著一旁的包袱,“這些拿下去,等武夫人和金桔來了,讓她們看看怎么做新衣。”
  元吉握著畫架:“這個擺這里,是不是不好看?”
  李明樓坐在案前端詳:“挺好看的呀。”
  姜名笑道:“會不會太占地方?”
  李明樓搖頭,看著畫上擠滿的男人們,他們圍著武鴉兒,他們笑著鬧著開心,武鴉兒不是孤獨的,他被很多人喜愛著,長輩梁振,同伴們,下屬們......
  那一世人人都說武鴉兒孤傲,為人殘暴,沒有親朋好友,獨來獨往,據說他犯病的時候,躺在地上兩天才被人發現.....
  李明樓莫名的眼眶微紅:“不占地方啊,這里太空了,放著很熱鬧。”
  姜名松開畫架,哈哈笑:“雖然畫的不怎么樣,但的確熱鬧。”
  說罷拉著還要說什么的元吉,拎起包袱。
  “走走,我這就去安排接武夫人,小金桔的眼都要望穿了。”
  ......
  ......
  元吉被強行帶出來。
  “你沒看出小姐的心思?”姜名道,“不是喜歡這個畫。”
  那是喜歡啥?元吉不解。
  姜名覺得也有點說不清,適才小姐臉上的神情悵然憂傷還有歡喜,視線看著畫,但又不在畫上....
  “就是這樣的東西吧。”他用手胡亂比劃一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熱熱鬧鬧的。”
  大概是吧。
  元吉皺眉道:“那我們也有很多畫啊,小姐喜歡,拿我們的掛。”
  掛一群振武軍的人做什么。
  姜名捻須道:“我們有這么.....難看的畫嗎?”
  元吉想了想,還真沒有。
  “行啦,別想了,這畫上沒毒。”姜名拍元吉的肩頭,“小姐就是太孤獨了,振武軍也算是她一手打造出來的,當同伴看,收到了同伴的畫像擺出來也沒什么。”
  以前元吉就這樣想過,他的神情緩和下來,振武軍能有今日,的確是小姐一手打造出來的,尤其是那個梁振,離不開小姐的功勞。
  “就像別人家的女孩子,喜歡把自己做的刀啊花兒刺繡什么的,擺在屋子里看。”姜名大手一揮,“我們大小姐把振武軍的畫像擺在屋子里,又有什么不行。”
  那的確沒有什么不行,元吉笑了,道:“把真人擺在屋子里都行。”
  姜名哈哈笑了,擺手:“真人那可不行!”
  兩人看著對方笑著笑著,不笑了。
  “你有沒有覺得....”他們異口同聲道,又被異口同聲嚇到,聲音戛然而止。
  但他們都知道對方的意思了。
  元吉斷然道:“不可能。”
  小姐,怎么可能喜歡這個武鴉兒!
  ......
  ......
  風在殿內飛舞,撩動著輕紗幔帳,燈火搖曳中畫軸也輕輕的晃動,襯得殿內熱鬧了很多。
  獨自坐在案前埋首在一堆堆文書中的女孩子,微微歪頭看向這邊。
  她看畫像的人,畫像的人也看她。
  他在信上說,我來京城真沒什么事,就是來看看你。
  你送來很多畫,我常常能看到你。
  現在,我送來一副畫,想讓你能常常看到我。
  李明樓低下頭,將雙手放在臉上,不知道是星光月光還是燈光的讓她的情況加重了,手心里的臉,像火燒一樣燙。
  

snaptime:2019-10-14 01:59:28  .exectime:0.160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