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高能》全文閱讀

作者:莞爾wr  前方高能最新章節  前方高能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前方高能最新章節第五百七十六章 維護(19-10-10)      第五百七十五章 之客(19-10-10)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不速(19-10-10)     

第五百七十六章 維護

靈氣的余勁在破開的屋內來回沖蕩,卷起的碎石殘渣四處飛濺,如傷人的暗器,令幾個實力低微的預備隊的隊員忙不迭的以手掩面,發出被擊中之后的痛呼聲。
  可是處于風暴正中的宋青小卻站著未動,那些殘渣在還未靠近她身體之時,便被一股無形的靈壓所彈飛。
  “這就是真正的修士的力量嗎?”被一分為二的屋舍‘吱嘎、吱嘎’的搖晃著往兩邊倒塌,曹增卻被這一劍的威勢所震懾,眼神之中充滿狂熱與向往之色!
  他已經摸索出了靈力,卻還不算真正踏入了修行者的大門,此時見到丹境修士出手,對他來說如一個莫大的刺激。
  持劍青年確認了范江河是死在宋青小手上之后,先前漫不經心的神情一收,當即便道:
  “此人非常危險,正是武道研究院目前正在抓捕的重犯,閑雜人等退避!”
  他話音一落,兩側墻壁‘轟隆’倒地,驚醒了擋著臉的預備隊的曹善等人。
  “隊長……”曹善神情復雜的看了一眼站在中間的人影,此時宋青小被卷著灰塵的靈力風暴所包圍,看不大清臉,但光從她身邊跟著的那頭銀狼卻令曹善等人依舊認出了她的身份。
  只是誰都想不到,這個從進入后備隊后,憑借過人的實力破了升入預備隊最快時間記錄的少女,竟會真的是武道研究院要抓捕的人。
  范江河是誰曹善不太清楚,興許是已經涉及了武道研究院更為核心的機密。
  但持劍青年的一劍之威卻留在了曹善心里,這樣級別的武者之間的對戰,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插手的。
  他轉頭看向曹增時,眼中露出一絲無奈與詢問。
  武道研究院的其他人在聽到青年的話時,臉上露出緊張與警惕,數人當即往四周掠去,以包圍之勢,將宋青小與銀狼圍困在中間,將她要逃跑的后路阻斷。
  “之前不是說沒人嗎?”
  那先前跟曹善吵了起來的男人冷笑了一聲,此時趁機開口:“我看這重犯就是你們窩藏起來的,有意包庇!”
  他話音一落,曹增看了他一眼,平靜的道:
  “你們說話要講究證據!”
  這個預備隊中脾氣火爆的隊長,此時并沒有在兩個持劍青年強勢的氣壓之下屈服,被武道研究院的人當面譏諷也并不退縮,反倒頂著壓力,反駁了回去:
  “哪怕是武道研究院,辦事總講究規法章程,你們說她殺了人她就真的殺了人?你親眼看到了?”
  “你……”
  那男人沒料到到了這樣的地步,曹增竟還一副有意庇護宋青小的表情,臉色一變,正要再開口時,曹增卻將他的話打斷:
  “你們一來亂闖預備隊,砍壞我們的建筑,拿不出抓捕文書,卻又指認我們的隊員是重犯,一副要打要殺的樣子,是不是欺壓我們預備隊沒人?”
  兩個持劍的青年聽了曹增這話,臉上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這位預備隊的隊長實力微弱,甚至還沒有踩入悟道境,可此時在青年注視之下,卻挺了胸膛,并不屈服的樣子。
  “就是!”其余幾個預備隊的隊員見他說話,也跟著出聲:“擺明就是欺負人。”
  幾人都知道這些人是什么來路,但這些預備隊員常年生活在曹隊長的鐵拳之下,各個性情卻極其彪悍。
  預備隊的人對于武道研究院原本是極其向往崇拜的,但今日見到武道研究院的高手,卻有種倒盡了胃口的感覺。
  捉拿一個少女,卻出動了武道研究院的十來個高手圍攻,有種以多欺少的感覺,實在是令預備隊的隊員感到不齒。
  再加上宋青小雖說進入預備隊的時間不長,但眾人崇尚強者,她來了之后,曾指點隊員,陪同劉肖進入帝都考核,種種行為,對于預備隊的人來她就是自己人!
  現在莫名其妙出現一群研究院的人,一來便兇神惡煞,二話不說強闖隊內態度強硬的要抓人,早就已經激起了眾怒。
  “滾出去!”一個隊員擼了擼袖子,“看不慣這群孫子欺負女人。”他轉頭看著曹增:
  “隊長,跟他們拼了!”
  “就是!”
  “叫上兄弟們拿家伙,把這群隨意亂闖進人家地盤的人趕出去!”
  “武道研究院有什么了不起……”
  “……”
  眾人群情激憤,你一言我一語的竟將那先前說話的研究院的為首男人包圍在內。
  這些人的反應不止是令宋青小一愣,就連武道研究院的人都吃了一驚。
  他們在帝國之中地位極尊,出外辦事很少遇到這樣的情景,這里預備隊的隊風之彪悍,令那男人先是一愣,接著臉漲得通紅,當即大喊出聲:
  “你們找死!”
  “你才找死。”
  “在我們的地盤上還敢叫這么大聲,是不知道我們這里有多少人?”
  眼見雙方又要吵起來,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復雜之色。
  這里只是她臨時藏身之處,當初留在此處,指點隊員也是屬于跟曹隊長之間的口頭協議,她性格冷淡,在隊中呆的時間也沒有跟誰特別的親近,卻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人會為了她出頭,寧愿得罪武道研究院的人。
  不能讓曹增跟他們動手,她身份曝露,可以逃離,帝國之中除了唐云之外,她并無其他牽掛,哪怕出事,也不會牽連旁人。
  而曹增等人不同,他世代為時家服役,一旦卷進這樁麻煩之中,可能會毀他前程。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當即身形一動。
  預備隊的人跟武道研究院的人吵得越來越兇,各個鬧得面紅耳赤,聲音喊得很大,鬧得那兩個持劍的青年皺了皺眉。
  她剛一動,那先前以劍破開迷蹤陣的青年便眼皮一掀,手腕一抖,長劍脫鞘而出,‘嗖’的一聲往她飛射而去!
  這劍氣之下,吵得厲害的人頓時被這殺氣所懾,本能的住了嘴。
  眾目睽睽之下,那長劍化為疾影,在即將貫穿她胸口之際,幾個預備隊的隊員還未驚呼出聲,便只見她身影如鬼魅般原地消失!
  撲空的長劍帶著凌厲劍氣,‘嗖’一聲往后射出十數米,結果繞了一圈,帶出極強氣勁,再轉了回來,‘鏘’的一聲落回青年手中持著的劍鞘之內!
  劍氣的殺機四散布開來,將幾個修為最弱的預備隊員逼得退開了一些,宋青小消失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之中,冷冷望著出劍的青年。
  地面的銀狼呲牙咧嘴,殺氣騰騰,四爪之上長甲探出,上面帶著‘轟轟’的火焰虛影。
  “這就是你們認為需要保護的,柔弱女性?”
  

snaptime:2019-10-14 02:04:44  .exectime:0.176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