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變成老爺爺》全文閱讀

作者:水魚老祖  穿越變成老爺爺最新章節  穿越變成老爺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穿越變成老爺爺最新章節后記2萬法玄仙(19-12-07)      后記1月怡(19-12-07)      第978章 大結局(萬字)(19-12-07)     

第918章 我們做朋友吧


  漆黑的山谷之中,一名七歲孩童,一身白衣,手持長劍,沖向面前隱沒在黑暗中,手中潔白長劍的男人。
  第一劍的刺出,帶有急速的風聲,刺破了空氣,朝著陳鋒的面門疾刺而去。
  這是牧凌仙第一次用劍。
  但是這一劍,卻仿佛經過千錘百煉一般!
  陳鋒的眼中,閃過了一絲贊許。
  他站在原地,僅僅是長劍一橫,牧凌仙的動作,就生生停滯了下來。
  因為僅僅是陳鋒這簡單的一個動作,在對手的眼中,卻已經封死了周身上下,所有的破綻!
  牧凌仙動作急停,驟然后退幾步,然后再次沖出。
  第二次出劍,已經沒有風聲。
  甚至沒有一絲聲音。
  長劍就這樣完美的融入了夜色之中,無聲無息,仿佛鬼魂一般。
  然而陳鋒劍身一斜,還是如之前一般,兩柄長劍甚至沒有來得及相交,牧凌仙就被生生迫退。
  此時如果有第三人在場,就會發現,陳鋒的修為,被他自己壓制到了王境九重。
  甚至不是皇境。
  他現在,正以王境九重的修為,同時抵抗谷中的萬千兇劍劍意,以及無論戰力還是境界都是貨真價實皇境的牧凌仙!
  而同樣是王境九重的牧凌仙,在數月之前,僅僅面對這無數劍意,便連動彈都做不到。
  當然,如果他愿意拿出真正實力,甚至可以僅憑一念摧毀整個千劍崖。
  但是他現在,要給牧凌仙展示,什么是劍!
  因此此刻,他以王境九重的修為和劍意,同時應對雙方。
  一邊將所有來襲的劍意全部粉碎,一邊僅僅以微小的動作,就迫退一遍又一遍沖上來的牧凌仙。
  這,叫做劍圍。
  劍修最擅長的永遠是近身廝殺,距離越近,能發揮的戰力就越強。
  三尺之內,有我無敵。
  劍修是唯一沒有領域的修士,因為他們的劍所觸及的地方,就是他們的領域。
  這便是劍圍,又稱為劍域。
  越強的劍修,劍圍的范圍便越廣。
  而此刻,僅僅以王境九重修為施展的陳鋒,劍圍便是三丈!
  所有的劍修,都有一個自信。
  劍修,是最強!
  哪怕敵人的修為更強又如何?哪怕自己的修為被壓制又如何?哪怕敵人有萬千之眾,哪怕敵人有萬千手段。
  我自以一劍破之!
  當年他的師尊,最強的劍修破天大圣陳龍,以一人一劍,擊敗過無數修為強過自己的對手,哪怕眾圣聯手,也能以一劍殺之!
  而現在,他的弟子陳鋒,便是要將這劍道之意,傳遞給眼前的孩童。
  牧凌仙一次次的沖擊,又一次次的被迫退。
  而他每一次沖上來,劍勢就比上一次,更加凌厲!
  短短幾個呼吸之間,兩人已經無形交鋒數十回合,而這交鋒,現在才是開始。
  半個時辰過去了,天上的明月愈發皎潔。
  而地下的交鋒,也愈發激烈。
  牧凌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沖擊陳鋒的劍圍了。
  而牧凌仙和陳鋒的距離,也漸漸靠近。
  從原來的身在三丈之外被迫退,漸漸的縮短到一丈。
  但是,距離觸及陳鋒的劍身,還是極遠。
  要知道,此刻的陳鋒,可是以弱于牧凌仙的修為在同時和他以及劍意交戰!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
  距離縮短到了半丈。
  距離陳鋒的劍,還有二尺。
  而此時,黑暗中的牧凌仙,已經是滿臉汗水。
  握著長劍的虎口,都已經裂開,鮮血流滿了劍柄。
  他之前的每一劍,都拼盡了全力。
  持續了這么長時間,他的身體也漸漸瀕臨極限了。
  眼見著距離又縮短了一尺,陳鋒看著汗水淋漓,滿手鮮血的牧凌仙,陳鋒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他原以為,今夜牧凌仙能突進一丈之內,就已經是極限。
  但是這個七歲的孩子,卻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他確實擁有劍道的天賦。
  自己這么多年來,自覺劍道修為距離師尊還是極遠,因此不愿指點他人,覺得以自己的微末之技去指點學生弟子,是有辱師尊的劍道。
  而今日看來,自己百年以來的第一次破例,并沒有選錯人。
  再繼續下去,就會傷到牧凌仙的根基了,陳鋒的劍勢輕輕一滯,想要停下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
  劍光一閃,牧凌仙竟是長驅直入,掌劍朝著他中丹急刺而來。
  陳鋒眼神一凝,劍身急回。
  牧凌仙的劍尖,堪堪停在三尺半之外,方才縮回。
  他一個翻身,落在一丈之外,腰身如弓,左手按在地面之上,右手長劍,斜指天空一輪明月。
  陳鋒注意到他的眼神。
  那是……還沒結束的眼神。
  陳鋒心中一動,左手劍氣橫掃,粉碎洶涌而來的劍意,而右手皎白抬起,指向了牧凌仙。
  那就來讓我看看,你的極限吧!
  下一刻,牧凌仙的身影,如弦羽疾箭一般,驟然彈出。
  還是同樣的一劍,目標,還是中丹。
  中宮直入,不偏不倚,劍尖沒有絲毫動搖!
  這一劍,比起之前的所有,都要簡單,卻也都要快,都要強!
  陳鋒目光一凝,長劍也一同刺出!
  若是在最先,他出劍的一瞬間,牧凌仙已經被逼退數丈。
  然而這一次
  鏘!
  劍尖,交擊了!
  兩柄三尺長劍,在這一刻碰撞!
  劍鋒摩擦而過,閃過明亮的火花。
  噗呲一聲,牧凌仙的右肩濺起一抹血花,灑落在臉頰之上,那是被飛射而出的劍氣所傷。
  雙劍一觸即分,牧凌仙倒飛而回,翻滾著落在地上,勉強穩住身體。
  右肩血流不止,雙手不停顫抖,甚至長劍的劍身上,也出現了一抹清晰的痕跡,那是與皎白交擊時留下的。
  盡管狀態如此之差,牧凌仙和陳鋒的嘴角,卻同時勾起了一絲弧度。
  下一刻,牧凌仙身形一個踉蹌,朝前撲倒,卻見人影一閃,陳鋒及時趕上,將他接住。
  “這就是……劍么?”
  懷中,臉頰沾著鮮血的牧凌仙,緩緩開口問道。
  陳鋒看著牧凌仙,緩緩點頭。
  “你……看到劍了。”
  方才,長劍交擊的一瞬間,陳鋒已經感覺到了,某種東,已經在牧凌仙的劍身上萌芽。
  那是……劍意!
  這一夜,牧凌仙突破劍圍,接觸到了陳鋒的劍身。
  同時,領悟劍意雛形!
  一月之后,千劍崖中。
  牧凌仙和陳鋒相對而立。
  兩人都沒有拔劍。
  但是空氣之中,卻隱隱傳來無數兵戈交鋒之聲。
  那是兩人在以自身的劍意,互相交戰,碰撞的同時,還在抵御無數兇劍劍意!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你的劍意大漲。”
  陳鋒微微點頭,一向不茍言笑的他,此時眼中也露出一絲贊許之色:“不錯。”
  一個月前,牧凌仙在和陳鋒的交鋒之中,領悟了劍意的雛形。
  之后的一個月,他幾乎每天都會來千劍崖,與陳鋒對劍,以磨煉劍意。
  領悟劍意的牧凌仙,也終于有了和陳鋒交劍的資格。
  當然,還僅僅是資格,而且還是王境九重的陳鋒。
  但是牧凌仙的進步之快,讓陳鋒,也不由得感到詫異。
  從一開始,只能勉強在陳鋒吸引了所有兇劍劍意的情況下攻進他身遭三尺,而且最多不超過三回合。
  到了七天的時候,已經可以與陳鋒對擊數十回合。
  第十五天的時候,已經可以以自身的劍意,抵擋部分谷中的兇劍劍意。
  到了現在,第三十天,牧凌仙已經可以單憑劍意,與陳鋒交戰的同時,共同抵擋兇劍劍意。
  盡管依舊只是陳鋒王境九重的劍意,但是也令人震驚。
  要知道,他當年進千劍崖之前,已經領悟了時河劍意,也才堪堪能做到如此程度,若非師尊出手削弱部分劍意,自己也無法一上來就堅持下去。
  因此看著牧凌仙幾乎是從無到有,僅僅一個月的時間便有如此增長,縱然身為當年師尊眼中劍道天才的陳鋒,也忍不住贊嘆。
  他的天賦原本已經是恐怖之極,能從北冥域峽谷中的一道劍痕領悟出時河劍意,簡直可以說是驚世駭俗,因此才讓陳龍破例收入門下,成為關門弟子。
  這么多年來,他見過的天才無數,也無人能在劍之一道上觸及他,但是現在……
  “或許你的天賦,要超過我也說不定。”
  陳鋒看著牧凌仙,沉聲道。
  他將收徒的想法壓了下去。在看不清想不起他師的面孔前,他還是斷了這個念頭。
  陳鋒接著說道:
  “然而再好的天賦,也需要磨練。”
  “這里當年是我的磨劍石,現在,也是你的。”
  他話音一落,氣勢驟然增長一截。
  皇境!
  面對成長迅速的牧凌仙,今日的陳鋒,終于將境界解放到了皇境。
  雖然僅僅是一步之遙,卻是天差地別!
  方才還游刃有余的牧凌仙,瞬間變得支吾難當起來。
  若非是陳鋒忽然增強的劍意也吸引了更多兇劍劍意的襲擊,讓牧凌仙的壓力減小些許,他恐怕片刻間方才落敗。
  “你還沒跨出最后一步。”
  “劍意還沒有真正成型。”
  “現在你還只是領會了劍意的外在,而劍意的內在,則是由你自己所決定。”
  “即便是同一種劍意,在每個人的身上也有所不同。”
  “就像這時河劍意,盡管是從師尊的劍意中領悟傳承而來,卻也是我自己的劍意。”
  “你還沒有屬于自己的劍意。”
  “現在,思考吧,領悟吧,屬于你的劍,是什么?”
  陳鋒低喝著,劍意的攻勢狂猛如雷。
  牧凌仙不斷后退,一步步,最終退到了千劍崖之外,一腳踩在了谷口的傳送陣上。
  陳鋒手一揮,傳送陣光芒亮起。
  “去吧,想清楚你的劍是什么,再來這里。”
  光芒散去,牧凌仙出現在校寢區的傳送陣上,若有所思。
  “屬于我的劍……是什么?”
  其實這也是他這幾日都在考慮的問題。
  每日體會陳鋒老師的時河劍意,并與之交擊,親自領會。
  他對這號稱大陸最強劍道的時河劍意,已經有了些許感悟。
  若是繼續下去的話,自己也未嘗不能學會時河劍意。
  如果這想法傳出去,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驚掉眼球。
  一個不過七歲的孩子,僅僅花了一個月,便已經感悟到了時河劍意的精義?
  對于其他人來說,若是有能領悟這最強劍意的機會,那定然是不會有絲毫猶豫。
  難道還有比時河劍意更強的劍意么?
  但不知為何,牧凌仙想的卻是其他事情。
  一開始,他也確實有意學習時河劍意,也可以像陳鋒老師一樣,領悟出屬于自己的時河劍意,正式走上這最強劍道。
  但是真的要這樣么?
  陳鋒老師的師尊破天大圣,學院的院長大人,那位世間第一劍修,將時河劍意修煉到極致的絕強者,依然無法擊敗那傳說中的無形天魔主,以至于落得個身隕的下場。
  或許那并非劍意的問題,而是其他的原因。
  但牧凌仙也并不想將前人走過的路,再走一遍,哪怕那路已經被人開拓出來,前方光明無限。
  他給自己起了這個名字,便是要凌駕仙境之上,做到那些過去的人做不到的事情。
  走前人的路,想要超越前人,何其之難?
  既然如此,那為何不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時河劍意很強,是他從未見過的強大。
  但他要在此之上,創造出屬于自己的,比時河劍意更強的,新的劍意!
  或許旁人得知這樣的想法,只會覺得牧凌仙太過狂妄,或者根本是小孩子家家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個才皇境的七歲小孩,竟然說想要創造出比時河劍意更強的劍意?
  簡直是癡人說夢。
  但是牧凌仙……他下定決心的事情,便不會改變。
  之后的幾日,他連課都沒去上,將自己關在修煉的靜室之中,開始苦思冥想,屬于自己的劍意。
  反正他還沒參加升學考試,此時也進不了專修班,那么去不去上課也沒太大區別。
  這一思考,便是整整兩個月。
  當袁天奇推開兩個月沒有開過的靜室石門,一邊拍著灰塵一邊捏著鼻子走進去的時候,頓時目瞪口呆。
  這個以往看起來就像個小小風流公子一般,氣質脫俗的牧家小少爺,此時披頭散發,眼神呆滯,一身白衣已經臟污不堪,原本如玉石的肌膚和臉頰上也沾滿了污漬,嘴里還喃喃說著什么。
  “凌仙。”
  這一幕看的袁天奇熱淚盈眶:“你終于瘋了!”
  
  

snaptime:2020-05-26 20:31:28  .exectime:0.097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