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變成老爺爺》全文閱讀

作者:水魚老祖  穿越變成老爺爺最新章節  穿越變成老爺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穿越變成老爺爺最新章節第925章 無敵之姿(19-10-13)      第924章 諸帝爭輝(19-10-13)      第923章 原來你還活著啊(19-10-13)     

第921章 出學院


  “啊?”
  聽到袁天奇的聲音,牧凌仙無神的雙目才微微動彈了一下,看向袁天奇。
  “你是……哦,天奇啊。”
  袁天奇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走進來。
  “果然有這么一天,我就說你一個小屁孩,天賦又好,整天又學大人想些有的沒的,遲早得發瘋。”他走過來唉聲嘆氣的伸手去摸牧凌仙的頭。
  “可憐的孩子,何必呢?”
  然而還沒碰到牧凌仙的頭發,就啊的一聲,手一縮,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般。
  “什么東西?”
  “是劍意……”牧凌仙呆呆的開口道。
  “劍意?”袁天奇一愣。
  牧凌仙無神的點了點頭:“是啊……劍意……劍意……我的劍意,是什么來著?”
  袁天奇看不下去了:“你他娘的就別想了,再想就真的瘋了,走走走,我帶你出去散散心。”
  說著他拖起牧凌仙就往外走,剛走沒幾步就捏住了鼻子。
  “哎呀不行,你怎么這么臭?多久沒洗澡了?”
  “快給我滾去浴房,你這樣出去還不把學院的臉丟干凈了。”
  半個時辰后,牧凌仙從頭到臉都煥然一新,整個人也終于回了些神來。
  “已經多久了?”
  他問袁天奇。
  “多久了你都不知道?”袁天奇翻了個白眼道:“兩個月了,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我才把你叫出來的。”
  “兩個月了啊。”牧凌仙搖了搖頭,還是感覺腦子一片混沌。
  他這兩個月來,一直將自己關在靜室之內,思考自身的劍意。
  但是兩月下來,卻什么都沒有思考出來。
  畢竟他的人生還是太短。
  很多劍修,都是在數十年乃至數百年的修行之中,結合自身的感悟,才慢慢的尋找到自身的道路,確定自己的劍意,最終自成一派。
  而牧凌仙年紀太小,縱然天資驚人,又在圖書館中看了無數劍道典籍,在短時間內修煉到立意的部分。
  但是也正因為他天資太好,短時間內便參閱了無數劍道,而自身卻還沒來得及對自身的道有太多領悟,因此到了真正要立意的時候,反而迷茫了。
  似乎擺在他面前的有無數條道路,每一套看起來都是光明大道,要他從中選擇一條的時候,卻不知道該怎么選了。
  “或許把自己閉關起來苦思冥想,不是個好主意。”牧凌仙雖然還沒完全清醒過來,但是也有些意識到了這一點。
  “走了走了,你看你閉關都把腦子閉壞了,年紀輕輕的就這樣,將來怎么辦?你都已經皇境了,還想八歲就畢業不成?”袁天奇拉上他往外走。
  “去哪里?”
  牧凌仙也覺得,自己說不定出去散散心,換一下思緒會好一些,因此沒有拒絕。
  “出學院啊,你來學院都快半年了,還沒出去過吧?”
  “出學院?”牧凌仙一愣。
  “不錯,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山腳下的天玄城會很熱鬧的,這兩天都沒課,其他人要么回家探親,要么就去天玄城了,雖然說明面上天玄城不是學院的一部分,但是現在說學院,誰都會想到天玄城吧。”
  袁天奇笑道:“身為學院的學生,要是連天玄城都沒去過,說出去可就讓人笑話了。”
  天玄城牧凌仙自然是聽說過,當初伴隨學院一起誕生的存在,盡管這么多年來,學院都沒有正式承認天玄城是屬于學院的一部分,但是在大陸人的眼中,基本都是如此了。畢竟整個天玄城的運轉都是圍繞學院而建立的,很多人甚至開玩笑說學院雖然沒有外門,但是天玄城已經相當于學院的外院了。
  而經歷過百年發展,在學院成為當今修仙界圣地,萬千修者向往之地的如今,天玄城的規模也空前發展,匯聚了無數四方而來的勢力,甚至已經被不少人稱為大陸第一城。
  而學院的學生們在有能力接受外域的任務之前,幾乎也都是從天玄城和玄隋瘴地開始的。
  一般到了四年級的學生,都已經很熟悉天玄城了,像牧凌仙這樣升級太快,到了四年級還沒接取過任務賺過學分,也沒去過天玄城的實在是少數中的少數。
  想到這里,牧凌仙覺得去天玄城逛逛也是好主意,雖然他也可以趁機回南豐域一趟,以他現在的實力,沒有人陪伴應該可以跨越荒野回邊平城了,不過終究才離開半年,也沒有必要那么心急著回去。
  當下他先回了房間,寫了封家書,送到學院的名為“郵局”的書信傳遞處,托學院的工作人員寄回家里。
  這年頭一封信想要寄送到目的地也并不容易,不過他是學院的學生,只要花學分的話,即便是邊平城這種地方,也會有當地的工作人員直接送到。
  雖然到現在他還沒做過任務,不過之前入學之時獎勵的學分還有剩,加上完成一二三年級課程,幾次入學考試完美通過獎勵的學分,用來送信還是綽綽有余的。
  送完信之后,牧凌仙便和拉來了南宮景的袁天奇,以及不知怎么也一起來了的夏無驥一起,跨上了傳送陣。
  看著眼前高大的天玄石門,牧凌仙畢竟是從外域而來,走的是穿界門,自從來到學院,這還是第一次到這聞名大千的學院大門來。
  據說當年天玄試煉之時,就是有無數絕世大能圍繞在這石門之前,虎視眈眈,卻攝于學院院長一人一劍之威,不敢踏入一步,從此學院誕生于這斗法大陸之上,方有今日的名震諸天。
  “走吧,天玄城我熟得很。”
  夏無驥笑道:“這幾日跟著我就是,保證讓你們滿意。”
  說著他對袁天奇和南宮景眨了眨眼,袁天奇也會意的嘿嘿一笑,不過看到牧凌仙的時候頓時笑的有些古怪起來。
  “可惜凌仙你還太小,有些地方,卻是去不得的。”
  幾人哈哈一笑,一同跨過了石門。
  時隔百年,天玄石門前的雪谷,早已被改造成了學院的門前廣場,一走出石門,牧凌仙便眼前一亮。
  盡管距離廣場邊緣都還有百余丈,他卻已經可以一眼看見,前方邊緣下方,地平線上,平鋪開來的繁華景象。
  一座比起之前見過的青竹城還要更加宏偉,更加壯麗的城池,出現在他視野之中。
  下山之時,牧凌仙依然有些為天玄城的壯麗而震撼。
  繁華的城市直接平鋪到視野的盡頭,根本看不見邊際。
  此時牧凌仙皇境的修為,隨便一眼看去也能看到百里之外。
  也就是說,這城池的范圍,最少也延綿出百里。
  要知道天玄城是圍繞整座天玄雪山而建立,而牧凌仙身在山上往前看去,也只是南面的城區。也就是說,此刻牧凌仙所看到的,僅僅是天玄城的一部分而已。
  可想而知,這一整座天玄城,是如何宏大。
  之前見到的青竹城,相比之下,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了。
  “果然不愧是天玄城啊。”
  身旁的袁天奇感嘆道:“即便來過幾次,每一次看到,也是不由得驚嘆,你能想象,百年之前,這里還僅僅是雪山腳下的一個小鎮子么?”
  牧凌仙點了點頭,走在下山的臺階之上,卻莫名的當真在腦海中想象出,百年之前,在白雪皚皚的雪山腳下,一個只有著一條街道的熱鬧小鎮的模樣。
  山道上還有不少學院的學生,在上上下下。
  盡管學院內一切都應有盡有,面積也大的驚人,足以在其中生活一輩子也不用踏出一步,但是很大一部分學生還是喜歡經常到這天玄城來。
  畢竟學院雖好,但猶如仙境一番,終究少些煙火氣息,而在這被譽為天下第一城的繁華之中,總有些身在人世的感覺。
  而這種感覺,也是牧凌仙所感覺到的。
  在學院不過半年時間,牧凌仙卻覺得自己已經如同脫離了凡俗一般,身在高高的云端,縱然清麗卻寂靜清冷。
  此時走下雪山,重歸這熱鬧繁華之中,之前狀態還一直未曾恢復的牧凌仙,此時也終于完全清醒了過來。
  街邊叫賣的小販,路上來往的行人,嘶鳴的牛馬,轟隆滾動的車輪,左手旁酒店內觥籌交錯的呼喝聲,前方戲院內咿咿呀呀的唱戲聲,膘肥體壯的肉販沉悶的剁肉聲,廣場對面的賭場內興奮的吆喝聲。
  廣場上圍著正在公映的電影屏幕不時發出叫好的男人們,勾欄邊打扮的花枝招展招呼著過路行人的姑娘們,拿著糖人風車玩具扎著小辮或光著個頭一邊嬉笑著一邊跑過的孩子們。
  這屬于人類的一切,卻又與身后天玄雪山,那鋪滿道路的白雪皚皚,以及道路旁挺立的青松,山間的蟲鳴鳥叫,一切都融洽的如此自然,仿佛世間萬物本該如此。
  “怎么樣,天玄城不錯吧?”
  常來天玄城的夏無驥有些得意的笑著,他是南陽域夏家的人,家中在這天玄城也有資產,早在進入學院之前,他就已經在天玄城住了很長時間,對這里最為熟悉。
  他們夏家身為大陸頂級世家之一,和學院院長出身的賈家并列于南陽七家之中,也是大陸諸多勢力當中較早開始支持學院的。如今夏家除了嫡系血裔天賦出眾而被家族培養的弟子之外,年輕后代幾乎都會到學院求學,而這天玄城和學院百年來的發展,可以說夏家在內的南陽七家都出了不少力氣,因此看到天玄城有如今繁華,他身為夏家人也與有榮焉。
  牧凌仙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他也不想說話。
  身為皇境修士,兩個月不眠不休尚且不算承受不了。
  但是一直無法思考出屬于自己的劍意,并且一片迷茫所帶來的精神疲憊卻是無法避免的。
  而此刻,身處這天玄城之中,看著四周的人山人海,車水馬龍,明明是喧嘩吵鬧無比的街道上,他卻莫名的感覺放松下來。
  “或許修士也不應該太過脫離凡俗。”牧凌仙開口道:“超然世外,不染紅塵,縱然清凈,但遠離了人間,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你沒頭沒腦的忽然說什么呢?”
  旁邊袁天奇一愣,開口問道。
  “沒什么。”
  牧凌仙微微一笑,搖了搖頭,朝前走去。
  走過路邊的酒肆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道帶著些許醉意的聲音從中傳來。
  “可你知不知道,什么才是人間?”
  牧凌仙腳步一頓,回頭看去。
  卻見酒肆之中,一名穿著青衫布衣,背著一柄看起來有些破舊的長劍,披散著一頭凌亂長發,看起來有些頹廢的中年男子正拎著酒葫蘆,一副醉醺醺的樣子看向他。
  盡管外表看起來極為隨意甚至還有些邋遢,但是他的身上卻依然有一股揮之不去的灑脫之氣,臉上雖是胡茬凌亂,但卻依稀可以看出俊美之形。
  牧凌仙眨了眨眼睛,盡管外表看起來沒有太過特異之處,但是他還是在這醉酒劍客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氣息。
  那氣息有些像是他在面對陳鋒老師時候的感覺。
  是銳利無匹的劍意。
  牧凌仙眨了眨眼睛,拱手道:“不知道這位前輩何意?”
  旁邊夏無驥三人也停了下來,袁天奇皺著眉頭道:“一個醉漢而已,凌仙你理他做什么?”
  牧凌仙卻沒有回答,而是認真的看向劍客。
  劍客嘿然一笑。
  “小家伙,你倒是有趣,我只是聽到你剛剛那幾句話,隨口這么一說罷了。”
  “你說修士隱修世外,不染紅塵,是遠離了人間。”
  醉劍客晃了晃手中的葫蘆,里面的酒液發出一陣響聲,
  他咧了咧嘴。
  “我倒不那么覺得。”
  “只要還活著,只要還看得見這天,這地,這山,這水。”
  “就還在人間,不是么?”
  說著,他又舉起酒葫蘆,對著嘴狂飲起來。
  而牧凌仙則是站在原地,認真思索了片刻。
  最終,他拱手對著醉劍客一禮。
  “多謝前輩指點,不知前輩高姓大名?”
  醉劍客放下酒葫蘆,大笑起來。
  “姓名?那有什么重要,叫什么,也不妨礙你怎么活不是?有人說我是為劍而生所以該叫劍生。”
  “但我倒是覺得,為酒而生不是更好一點?哈哈哈哈哈。”
  遠離了酒肆,袁天奇忍不住問道。
  “那個是什么人啊?我看著就是個醉漢而已,說的話你倒是挺認真的。”
  牧凌仙微微一笑:“是么?我倒是覺得,他是位高人。”
  這時候,旁邊的南宮景卻忽然一拍大腿,圓臉都漲紅了。
  “我……我想起來了。”
  “他……他是李劍生啊!沒想到他竟然在天玄城?”
  “李劍生?”袁天奇和夏天驥都是一愣。
  夏無驥驚訝道:“就是那個數十年前名噪一時的太上道人間行走?”
  “我也聽說過。”袁天奇道:“據說他當年可是和咱們學院的破天七帝并駕齊驅,甚至更勝一籌的絕世天才。整個大陸能與之相比的同輩修士也數不出一只手來。當年在斗法群星榜上的位置甚至壓過了青炎火尊等幾位院長大人的高徒。”
  “剛剛那個醉漢就是李劍生?”袁天奇有些不可思議。
  南宮景點了點頭:“應該就是他,以前群星榜上有他的畫像,只是剛剛模樣變得太大,一時沒想起來,而且他最后不是說自己應該叫劍生么?那除了李劍生,還會是誰?”
  袁天奇道:“我可沒看出來他是什么絕世天才,說起來他當年名頭那么大,怎么好像這幾十年來都沒怎么聽說了?看他那副落魄的樣子,還不如不少散修呢。”
  夏無驥沉吟了一下,開口道:“我倒是聽家里的長輩聽說過一些,在我們學院崛起之前,太上道才是執修仙界牛耳的巨頭存在,除了帝王宮之外沒有哪家勢力能夠與之相比。”
  “但是當年太上道的玄虛圣尊聯合帝王宮的帝圣以及十幾位大能聯手圍殺院長大人失敗隕落,之后太上道由李劍生的師尊玄元圣尊所執掌,整個太上道遭逢大變。而李劍生不知因為什么和其師玄元圣尊起了矛盾,反出師門,又在三十五年前被其師弟,太上道新的人間行走白劍明所擊敗,從此以后一蹶不振,在大陸上漸漸銷聲匿跡了。”
  “原來如此。”南宮景聽的同情之心油然而生:“怪不得他變成那副樣子。”
  “唉,就算是當年超越了破天七帝的天才,也可能隕落。”袁天奇裝作深沉的搖了搖頭,順便意味深長的拍了拍牧凌仙:“某些人就算有點天賦,還是老實點好,別真給自己練傻了,到時候人都說我們學院讓天才隕落,可就不好了。”
  牧凌仙翻了個白眼:“那還真是勞您好意了。”
  不過他又笑了起來:“已經隕落的天才嗎?”
  他看向酒肆的方向。
  “看起來……可不像是隕落了啊。”
  在最后分離的一瞬間,他從那個人身上感知到的東西。
  可是絲毫不比自己見識到的破天七帝要差上分毫啊。
  雖然不知道李劍生為何在此,但是他剛剛告訴自己的話,倒是確實讓自己有了些啟發。
  正當他琢磨著其中意味的時候,卻見遠處的街道上方,伴隨著一震轟鳴之聲,無數煙花升上了天空,在半空中炸開了璀璨的圖案。
  “開始了。”
  夏無驥笑道:“天玄城每逢過年之時,從二十九的白天開始,一直持續到初二的凌晨,城中的天火池都會放上整整三日的煙花。”
  “整整三日?”袁天奇咋舌道:“好大的手筆。”
  “這是天玄城的慣例,當年這里本是布滿瘴氣的玄隋瘴地,后來雖然瘴氣被聚攏到邊境,但是這中心地帶依舊殘留著少許瘴毒,前來這里的人習慣點燃硝石火藥來祛除瘴氣,漸漸的以煙花取代,不知何時,就形成這樣的慣例了。”
  幾人正在嘖嘖稱奇之際,卻見前方一隊穿著學院校服,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正急匆匆的朝這邊走來。
  看到穿著學院校服的幾人,為首的學生青年眼睛一亮。
  “前面的同學!”
  “我們是在執勤的執法隊隊員,幾位同學可是下山來游玩?”
  天玄城是圍繞學院建立起來的聚集地,沒有城主府之類的東西,但是這么大的城池也需要維持秩序,因此一方面為了天玄城的秩序,一方面也為了磨煉學生和增加任務機會,學院組建了執法隊來維護天玄城的治安。
  而執法隊則由達到要求的學院學生們接取任務輪流執勤,雖然繁瑣而且獎勵不算太高,但是勝在長期需求,還是有不少學生喜歡接取執法隊的任務的。
  這也不怪很多人都說天玄城已經是學院的外院了。
  袁天奇一見幾人,連忙立正道:“學長好。”
  能選入執法隊的基本都是四五年級的學生,對剛剛入學的他們自然是學長了。學院雖然不講上下尊卑這套,但是基本的禮儀還是要有的。
  那執法隊的青年這才看清幾人校服上的標志都是一年級,頓時有些失望。
  “原來是學弟們啊,那沒什么事了,你們好好玩吧,別惹禍,有事找執法隊就是了。”
  接著他又一眼看到了帶著四年級標志的牧凌仙,雖然有些意外他的年齡,但又露出了喜色。
  “這位小同學,你是四年級的吧?我們是今日執勤的執法隊,這幾天要過年,執法隊本來人手就緊,現在天火池那邊接到通知出了亂子,這邊又抽不出人手,你能臨時來幫下忙么?放心,有臨時任務,之后會給你結算學分的。”
  “天火池么?”牧凌仙微微一愣,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執法隊的事情,沒想到一進城就被拉了壯丁。雖然有些意外,不過他來天玄城中反正也是消遣,而且自從入學還沒做過學院的任務,幫個忙倒也沒什么壞處。
  于是他點了點頭:“好。”
  青年頓時大喜過望,幾句感謝之后,掏出了一枚有著學院標志的袖章給了牧凌仙,然后又指派了兩個執法隊員和牧凌仙一起。
  牧凌仙和袁天奇三人約好之后見面,便跟著另外兩人一起趕往天火池。
  
  

snaptime:2019-10-14 02:18:34  .exectime:0.153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