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直播間》全文閱讀

作者:真熊初墨  手術直播間最新章節  手術直播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手術直播間最新章節1918家學淵源(19-10-13)      1917妙人(19-10-13)      1916一生之敵(19-10-13)     

1894名揚天下


  像是鄭仁剛剛說的那樣,打開腹腔后,經由結腸肝曲,打開Kocher切口翻轉十二指腸及胰頭,術野頓時開闊起來。
  蘇云拿了一個大拉鉤,道:“腔鏡設備可以撤了,沒聽見?”
  “……”詹教授整個人處于一種懵逼狀態下,一時沒反應過來這是有人在和自己說話。
  “說你呢,你誰呀?”蘇云一邊游離周圍組織,一邊問道。
  “我?”詹教授問道。
  “嗯,您是哪位?”鄭仁這時候脾氣好多了,左右也不著急。
  手術難度很大,最好要查爾斯博士給自己的器械箱,所以要等謝伊人。他見下腔靜脈的血止住,確認了一眼就放心了。
  剛剛在系統手術室里,盲操了三十多次才記住最完美的方式。但鄭仁依舊擔心會出現其他問題,所幸的是沒什么事兒。
  “我是詹藍,帝都醫大附院泌尿外科副主任。”
  “詹教授啊,聽說過。”蘇云毫不在意,他繼續觀摩鄭仁下支架的位置,順著下腔靜脈輕輕的摸著。
  “老板,你這架子下的地道啊,上下位置幾乎差不多。”蘇云道:“比好多人在影像下下架子都標準。”
  鄭仁苦笑。
  用了多少手術訓練時間怎么不說。
  不過這話沒法說,所以只能苦笑一下。
  “詹教授任,您可以下臺了。”鄭仁道:“林處長,把手術室里的人往外清一清,人太多,沒意義。”
  呃……這是要清場的節奏。
  詹教授雖然沒想明白下腔靜脈的帶膜支架是怎么下進去的,但他看見不再出血,肚子也打開了,便抓緊時間趕緊收拾腔鏡設備。
  “鄭老板,久仰大名。”詹教授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
  “客氣。”
  “我能給您拉鉤么?”詹教授道,“好像還缺個拉鉤的助手。”
  “呃,合適么?”鄭仁猶豫了一下。
  詹教授心想,剛才罵人的時候才是最不合適的,現在說這個有什么意義么?
  該罵也罵了,就差動手了,現在反倒客氣起來。
  不過他很好奇,介入手術做的出神入化的鄭老板外科手術據說做的也好。看開皮有點匆忙,沒看到什么亮點。入路……倒是不錯,但也就是不錯而已。
  但不管怎么說,介入手術做的是真好!盲操,自己都沒聽說過。
  所以詹教授很好奇,鄭老板到底要怎么做腹腔內的手術。
  鄭仁見詹教授像是在想什么,他笑了笑,道:“詹教授,您要是覺得方便就留下來吧,幫忙搭把手。不過拉鉤很累,您要是受不了就先說,咱換人。”
  相對溫和的鄭仁來講,詹教授還是覺得剛剛氣場全開的鄭老板更符合醫大附院的傳言霸道、囂張、跋扈。
  現在他和自己很溫和的說話,詹教授特別不習慣。
  “溫鹽水紗布。”鄭仁道。
  護士剛剛被鄭仁給吼了,正委屈著,態度有點不好的把溫鹽水紗布連盆帶水一起拿放到鄭仁身邊。
  鄭仁也不在意,拿起紗布,擰了八成干,覆蓋在切口上。
  詹教授怔住了,問道:“鄭……老板,您這是?”
  “器械不趁手,等我的器械。”鄭仁很自然的說到。
  詹教授無語,醫大附院本家的醫生們幾乎同時露出憤憤的神情。
  真是狂啊!
  大家做手術,用的不是一樣的器械?怎么就醫大附院的器械都入不了眼了?
  要不是剛剛急診盲操下了大血管架子止血,有人就要跳出來了。
  林處長見這面手術暫時停頓,他把頭上冷汗擦了擦,和李院長介紹到:“院長,這位就是從前在海城市一院,現在去帝都912的鄭仁鄭醫生。”
  海城的啊,屋子里醫大附院的醫生們有的心中不屑,有的有些疑惑。
  “鄭老板,這位就是我們李院長。去年求賢若渴,給您留了事業編制,沒想到晚了一步,您去帝都了。”
  “哦,李院長好。”鄭仁微笑,隨口敷衍一個馬賽克。
  “912?鄭醫生?”旁邊醫大附院血管科的主任忽然問道:“請問杏林園手術直播間……”
  “哦,我是術者。”鄭仁道。
  “我去!”血管科主任驚訝的說到:“竟然是您!難怪介入手術做的這么好!”
  “還好,還好。”鄭仁隨口敷衍著。
  這種被人認出來的戲碼真的挺無趣的,現在鄭仁滿腦子都是一會小伊人上臺后自己應該怎么做手術。
  有器械,有蔡司的顯微鏡,手術做下來的問題不大。
  “鄭老板,真是……真是久聞大名,如雷貫耳。”血管科主任剛剛被攆下臺的無數怨念都化為虛無。
  他穿著無菌衣,帶著帽子口罩,看不出來多大年紀。可是那股子興奮勁兒,不是一兩件衣服能遮擋住的。
  “呃,還好。”鄭仁很無趣的回答道。
  “鄭老板,您是在等直播的時候,您看的那位器械護士么?”血管科主任興奮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嗯?你能看見?”鄭仁詫異的問到。
  “有一次,您抬頭,器械護士對您笑來著。郎才女貌,郎才女貌!哈哈哈。”血管科主任像是瘋了一樣,開始笑起來。
  剛剛手術室里緊張到爆的氣氛被他這么一弄,好生尷尬。
  鄭仁很無語,這算是直播失誤么?自己什么時候在手術直播的過程中沖著小伊人笑來著?
  完全沒有印象。
  醫大附院血管科的主任似乎沒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摘掉無菌手套,搓著手說到:“剛才我硬著頭皮上臺的時候還想呢,老金的命真不怎么好,怎么就沒找到鄭老板來做手術呢。”
  “這不,說著說著,您就來了!真是……真是……”他興奮的像是一個孩子,說話語無倫次。
  詹教授站在一邊,好尷尬。
  &bsp;要是眼神能殺人的話,血管科主任早就被凌遲了。
  詹教授心里暗罵,你捧鄭老板就捧,干嘛踩我!老子愿意來做這臺手術?還不是你們院長的事兒?
  手術多難做,長眼睛都看的到。
  不過詹教授沒辦法說,他憋了一口氣,低下頭。
  額頭青筋直蹦,估計血壓到180了,再高下去,就要先搶救自己。詹教授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平穩自己的情緒。
  搜狗閱讀網址:
  

snaptime:2019-10-14 02:01:34  .exectime:0.099


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