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女》全文閱讀

作者:胡六爺  任女最新章節  任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任女最新章節第五百零六章 黃金巨蚺(19-10-12)      第五百零五章 木威喜芝(19-10-12)      第五百零四章 神魂重創(19-10-12)     

第五百零四章 神魂重創


  妊喬的睫毛輕輕顫動了兩下,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眼前的光線太強了,她不由自主地抬起手遮擋了一下光線,窗外紅彤彤的日光穿透了她的掌心,在她的臉上投下了一小片暗影。
  “我這是……”
  妊喬輕撫額頭,思索了片刻,才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一切……自己難道穿越了精靈王布下的結界,來到了精靈王國境內?妊喬抬眼向四周望去,這是一間簡陋的小木屋,房屋內家徒四壁,只有幾個破土罐和一張破破爛爛的草榻,自己正和衣躺在這張草榻上。
  看來是有人救下了自己,也不知贏勾他怎么樣了?
  妊喬想要坐起身,肩膀上卻傳來了一陣劇痛,妊喬皺了皺眉頭,悶哼了一聲。是了,自己受了重傷,還中了聞人三箭,能活下來,已是萬幸了……
  “妊姑娘,你醒了?那褚某進來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木門外響起,旋即房門被推開了,胖胖的楮實走了進來,他的手里端著一大碗冒著熱氣的湯藥。
  “是你……”
  妊喬的唇色灰白,聲音聽上去有些有氣無力。
  楮實放下了手中的藥碗,“撲通”一聲跪倒在妊喬面前,涕淚交加地道:“妊姑娘和贏公子數次出手救下了褚某的性命,褚某卻在妊姑娘和贏公子遭遇危難的時候落荒而逃了!褚某……就是一個貪生怕死的無能之輩,著實該打!”
  楮實一邊說,一邊開始掌摑自己,他一掌一掌摑得很響亮,卻不如何疼痛,他兩頰上的肥肉也跟著一左一右地顫動著。
  妊喬神色不耐地揮了揮手,道:“行了,褚仙師不必過于自責……魔宗那些家伙的實力太強了,當時那種情況下,你先逃走就對了,就算你留下來,也無濟于事,弄不好還會白白搭上一條性命!”
  她微微停頓了片刻,喘了一口氣兒,繼續道:“是褚仙師搭救了我?贏公子呢?他有無大礙?”
  楮實苦著臉,擠出了兩滴干巴巴的眼淚,道:“多謝妊姑娘體諒褚某的難處……褚某穿越了精靈王國的結界之后,心中不安,未敢走遠,一直守在結界之門附近。沒過多久,就見到妊姑娘和贏公子闖入了結界,重傷昏迷了過去!褚某害怕魔宗的那些人追上來,就拖著妊姑娘和贏公子來到了這處偏僻的小木屋中療傷。這間小木屋像是精靈王國狩獵的獵人留下來獵屋,雖然簡陋,卻也能遮風擋雨……”
  楮實抬起頭看了妊喬一眼,見妊喬仍然面色肅然地望著他,便道:“哦!贏公子……他身上的傷勢沒什么大礙,只是些皮外傷,褚某替他清理了傷口上的毒液,沒幾日便痊愈了!他出去打獵去了……”
  楮實看了看窗外西沉的落日,道:“不過,平日這個時辰贏公子他已經回來了,莫不是發生了什么意外?”
  平日?難道自己昏迷了很久么……
  妊喬咬著牙想要坐起身,楮實趕忙上前,攙扶住妊喬讓她倚靠在窗邊。
  “褚仙師,我昏迷了多久?”
  “妊姑娘昏迷了半月有余了!這些天來,贏公子一直守在妊姑娘的身邊悉心照料。每日,他還從山上采回來許多新鮮的草藥,讓褚某熬制成湯藥給妊姑娘服下。”
  楮實將那一碗褐色的湯藥遞上前來,道:“這是用白芍和地精等名貴藥材熬制成的生肌養氣湯,藥效雖不及丹丸,但也有一些補氣養魂的功效,妊姑娘趁熱服下吧!”
  妊喬伸手接過了那碗湯藥,一口氣全喝光了。自己竟然昏迷了這么久!魔君通過異界之門來到了精靈之界,他應該很快就會前往無底之崖,尋找那件上古重寶盤古幡!自己不能再耽擱下去了,要想辦法盡快趕去無底之崖,在魔君前面奪取那面神幡才行!盤古幡絕不能落入魔宗的人手中!
  楮實似是看破了妊喬的心事,焦急地道:“與贏公子相比,妊姑娘身上的傷勢要嚴重得多!除了身體上的傷勢之外,姑娘的神魂也受到了重創!所以才昏迷了這么久,若要傷勢痊愈,還需靜養一段時日才行!”
  傷了神魂……
  妊喬垂眸沉思著,記得自己中了聞人射出的那些長箭之后……便感覺頭痛欲裂,仿佛有什么東西在撕扯她的神魂一般!難道是那幾支長箭的問題?那把三根弓弦的墨弓看上去有些眼熟,應該就是萬靈商會拍賣會上拍出去的那件魔器葬魂!沒想到魔器的攻擊力如此可怕!
  只是……聞人的身上沒有一絲魔氣,他是如何操縱這把魔弓的呢?
  “吱呀”一聲,小屋的木門再一次打開了,一身黑衣的贏勾閃身走進了木屋,見到窗邊的妊喬,面露喜色,他撲到了妊喬跟前,聲音顫抖地道:“姐姐,你終于醒過來了!”
  妊喬見到贏勾,展露出一個笑容,道:“這些天,辛苦你和褚仙師了……”
  贏勾不待妊喬說完,就上前將妊喬攬入了懷中,輕喃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我還以為,還以為……”
  贏勾說著,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兩行熱淚。
  妊喬沒有掙扎,任憑贏勾抱著自己,道:“我這不是好好的么!對不起,讓你替姐姐擔心了。”
  “哦,對了!”
  贏勾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從懷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株丹赤色、長著幾片花瓣的植株,雙手呈在妊喬面前,道:“姐姐,你看這是何物?贏勾就是為了采它,才比平日晚歸了一些。”
  “這是……”
  這株植株形狀奇特,既不是參也不是芝,妊喬還真不識得此物。
  贏勾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它是何物,不過,遠遠聞著它的香氣,就讓人神清氣爽,而且,還有一頭九階巨蚺看守著,想必是什么養神壯魂的仙草!”
  此時,妊喬才注意到贏勾渾身上下臟兮兮的,便驚訝地道:“你與那頭九階巨蚺搏斗了?可受傷了?”
  贏勾笑了笑,道:“那頭畜生蠢得很,我只是設法將它引開了!”
  妊喬松了一口氣,雖然九階巨蚺只相當于踏虛境圓滿或人仙境初階的境界,不足為懼,但也不能輕易招惹。此處畢竟是精靈王國,他們對這里又不熟悉,若是惹上什么麻煩就糟了。
  
  

snaptime:2019-10-14 02:13:15  .exectime:0.072


竞彩足球比分